MyH2O:努力为你在意的水资源问题寻找答案

广告位

友导读1991年,著名的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为了唤起公众环保意识,建立了一个全球范围内的青少年教育计划“根与芽”。20余年间,该计划深深地影响着全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,来自北京,毕业于麻省理工的任晓媛就是

友导读

1991年,著名的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为了唤起公众环保意识,建立了一个全球范围内的青少年教育计划“根与芽”。20余年间,该计划深深地影响着全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,来自北京,毕业于麻省理工的任晓媛就是其中一个。

从北大附中的“根与芽”社团,到毕业于麻省理工的环境研究者,再到归国建立专业的农村水资源管理平台MyH2O,对于任晓媛来说,就是从根成为芽的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先是去往印度一线调研,后又深入中国农村,通过积累样本使水资源问题得到切实的解决。

如何让一个科学问题真正地接地气,这是任晓媛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她希望,MyH2O平台能够承担桥梁的角色,一方面用专业的态度去检测问题,另外一方面用“村民化”的语言去描述、回答问题。而她自己,仍会与公益同行,勇往直前。

“根,在地下四处蜿蜒而生,为植物生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幼芽看似柔弱,但为了接触到阳光,它们努力生长,甚至可以钻透厚厚的砖墙。困扰着我们这颗星球的种种问题就好像是那些砖墙。成千上万如根之坚、芽之韧的年轻人遍布世界,为了更广阔的光明,他们一定可以冲破重重壁垒。"

这句充满力量的话语来自著名的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,她 的一生都在致力于野生动物研究和环境保护。

为了唤起公众环保意识,珍妮建立了一个全球范围内的青少年教育计划,命名为“根与芽”。

自1991年成立以来,已在50余个国家,注册了1000多个团队,深深地影响着全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。

而来自北京,毕业于麻省理工的任晓媛就是其中一个。

从北大附中的“根与芽”社团,到毕业于麻省理工的环境研究者,再到归国建立专业的农村水资源管理平台,对于任晓媛来说,就是从根成为芽的过程。

Part1

从“根与芽”出发,开启环保之路

“晓媛,我觉得你不适合竞赛,因为竞赛需要专注地阅读课本、练习题目,没有办法分身去关注更多的事情。但你好像对这个世界、对自然、对人类都有很多的好奇心,有强烈的探索欲望。”

在高中阶段的任晓媛,曾经获得过老师这样的评价。

在北大附中,这样学霸云集的校园里,任晓媛显得有些特别。

尽管成绩很好,但她不再满足于仅仅关注自己的成绩和生活。通过一次“捡垃圾”的环保活动,她有机会加入到在北大附中设立分部的“根与芽”社团,并成为新一任的社长。

在这个社团中,她逐渐对公益话题有了了解和接触。保护黑猩猩、促进城市“减塑运动”、了解各类水资源问题…… 这些区别于课本、考试的新鲜事物,让她明白生命不仅仅是成绩、金钱、健康等个人标签,更应该是竭尽所能,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,让自己的光能够向他们发射。

有一次,任晓媛在便利商店买寿司,她随手拿了一双一次性筷子,遭到了社团成员的批评:“社长你怎么这样,我们都是用手抓着吃的。”任晓媛说,“在这之前我很难想象‘环保’这种高于个体的概念可以对人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力,足以让人放弃自己的一些欲望和便利。”

而环保正是我们开始注意生活中的点滴开始的。

Part2

接触水资源处理第一线,

发现“真”问题

“其实当时面对着很多个毕业论文的选题,有些是可以直接在实验室里完成的,过程会便利很多。但当我知道有机会可以去印度进行调研的时候,我还是决定去第一线。因为只有在第一线,才能了解到真正需要被解决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。”

为了更好地在环境保护领域内进行探索,高中毕业后的任晓媛选择去了美国瓦萨学院读本科,后到MIT(麻省理工学院)攻读环境工程学硕士学位。

而在完成硕士论文的过程中,前往印度进行调研的经历,又让她收获颇丰。

“印度的厕改推行了非常多年,耗费了政府大量的时间、精力、金钱,但是收效甚微。原因在于,印度很多人并不觉得随地大小便是一个问题,他们钟爱一边在野外上厕所,一边冥想,放松自己的过程。所以才会对政府三番两次进行厕改的呼吁,而无动于衷。”

在印度进行探访的任晓媛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,这种“奇特”的习惯是她在之前的生活中未曾了解过的。两种文化的碰撞,也让她对世界的“差异性”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而印度政府在历经了几轮这样失败的自上而下的改革之后,选择与社会组织进行合作,让民众意识到,“厕改”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。例如,当地的慈善机构会制作很多宣传资料,告诉居民,如果在室外进行如厕,会引来许多飞虫、苍蝇。而这些携带细菌的飞虫,极易落入人的食物,导致腹泻等疾病。这样一来,花在治疗上的费用,将远远大于修葺厕所的费用。

这样直接站在居民角度的劝说方式,大大提高了民众的参与意愿,也让整个项目得以顺利实施。而这种变革式的思维方法和操作模式,也让任晓媛眼前一亮。除此之外,印度成熟的水资源管理状况,也让她感慨颇深。

“印度政府和当地的NGO进行合作,在当地建立了一个非常大的数据库,几乎涵盖每家每户每个厕所以及供水的每一口公共井的水质数据。”

任晓媛一边惊讶于印度水资源保护的成熟和完善,一边又对中国在这方面的不足,深感担忧。中国如此之大,水源情况复杂,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水资源状况不容乐观,还有很多地方缺水、水质极差,出现了多个癌症村、肾病村,触目惊心。更重要的是,很多居民在患病之后,尽管怀疑是由水源问题导致,但没有确凿的数据和标准予以佐证,给病症的诊断和质量,带来了很大的困难。

她明白改变的时机已经来临。而第一步就是深入中国农村,收集乡村关于水资源状况的一手信息。

因为那个时候的任晓媛还尚未归国,于是她与团队号召在中国的大学生走进自己的家乡,来采集信息,收集数据。这份号召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,来自祖国各地的大学生纷纷对自己所在地的水资源进行采集,观察。

就这样,任晓媛与团队得到了第一份珍贵的一手数据。而身处国外的他们,则与国内的小伙伴密切配合,将得来的数据进行可视化的分析与对比,绘制出直观可见的地图,让更多的人得以观看、了解。

在建立MyH2O水信息平台的过程中,任晓媛曾怀疑自己的能力,年轻的自己能否担负这个可能改变中国人健康状况的大问题。

而这个时候,任晓媛在MIT的导师鼓励她:“这些不是你现在应该担心的,你应该关心的是时机有没有到。你要优先考虑这个事情适不适合,如果适合但是能力不够,就应该找更多人去做这件事”。

“天助自助者”,怀抱经验,聚集团队,农村水资源的改造之旅就此开展。

Part3

积累样本,

高效解决各类水资源问题

“团队现在所做的事情,在我看来,还在积累阶段。我们对中国现存的各种各样的水资源问题进行收集,有些是旅游业导致、有些是工厂排放、有些是环保意识欠缺。针对这些不同的问题,我们会有不同的解决方案。”

区别于平台创建初期,由大学生团体对水资源问题进行申报,团队出面调查的方式,目前MyH2O平台会在项目落地调查之初,对出现水资源问题的村庄进行三个维度的考量。第一,从宏观层面上确定这个村庄的水资源问题受哪个因子影响最严重,例如农业比较发达、工厂比较多,或者矿业比较多等等;第二,根据检验出的数据、指标,判断水质本身存在的问题。第三,根据现状,需要采取怎样的解决方法进行处理,例如污水治理、环保意识的宣传等等。

这样三个维度的删选,可以帮助任晓媛团队节省大量的时间、空间,以较高效率发现最亟待解决的问题,链接最合适的机构和组织进行帮扶。

创立至今,与MyH2O合作的115支高校团队,上千名项目志愿者,分布在全国的23个省,涉及1000余乡村,收集了3200余水样检测和3000余健康与卫生性问卷调研。专业的调研方法论与遍地的志愿者团队使MyH2O平台能够更高效地处理各类水资源问题。

Part4

创建桥梁,

链接科学与民众

“其实做公益是一件很慢的事情,尤其是水资源这一块,你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看到微小的变化。所以在这个过程中,当你不会有持续性的激励时,你就会产生懈怠。这对我们团队来说,其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。”

现代人的节奏很快,快节奏付出,就希望得到快节奏的收获。但环保事业却正好相反,它需要你耐心地与人相处,与这块土地相处,与这条河流相处。

而每当失去新鲜和成就感时,任晓媛都会带领团队去与当地的村民进行沟通,了解他们正在遭受的苦难和那些亟待解决的问题。这个过程,被任晓媛称为,“确认自己正在做一件对的事情。”

在与村民接触的过程中,任晓媛能够感受他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,体会被污染的水资源给他们带来的焦虑,这让任晓媛觉得自己的公益行动是有意义的。

“我一辈子在这个村子,老了病了也就算了,但是希望孩子走得越远越好,不要再回到这个污染的地方。”老人的心愿质朴又无奈。

在一些水资源问题严重的村庄里,一些贫困的老人会选择自己去喝水窖的污染水,但舍得花费高昂的价格给孩子们买桶装水,以保证安全和健康。

每当任晓媛了解到这种情况,她的心情是苦涩而又复杂的。一方面,她感动于老人对于孩子的付出。而另外一方面,她也知晓这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和根本途径。她需要带领团队,让更多的人意识到,中国水资源问题的解决已经刻不容缓。

而除此之外,她看到太多勤劳能干的群众,感受到这个国家在平静状态下的勃发生机,“公益开拓了我的思维和认知,使我对这个社会更有信心。”因此,尽管前路困难重重,她的决心却无比的坚定。

而在这个过程中,任晓媛的收获却不仅仅在于此,更多的是,她对公民科学一词也有了更深的体会。”有的时候我们去衡量一个水资源问题,我们会用各种专业的数据、指标、试纸等等,但当你把这些结果反馈给村民的时候,他们是听不懂的。"

如何让一个科学问题真正地接地气,这是任晓媛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怎样让老百姓理解科学家的工作和研究成果,让科学家也能够体会老百姓想要的是什么?这中间需要一座桥梁。

任晓媛希望MyH2O平台能够承担桥梁的角色。一方面用专业的态度去检测问题,另外一方面用“村民化”的语言去描述、回答问题。任晓媛希望自己成为一名‘公民科学’的探索者,而平台能够成为公民科学沟通的翻译器。

经过长期的努力和探索,MyH2O平台的也让一些切实的问题得到解决。

在MyH2O第六期吾水计划中,兰州大学志愿者走访了兰州天水市甘谷县的村民与村干部,并发现部分地区以水窖储水为主,水源仍然存在部分氨氮、浊度等超标的情况。项目后续立项进入了MyH2O吾水专项阶段,MyH2O专职人员前往甘谷县展开在地走访工作,对村庄基本情况、饮用水水质访问,并与当地政府部门领导进行了合作意向洽谈,与红十字中安救援队合作推动了“安民吾水”专项,并计划于9月在“安民吾水”项目组的支持下在地落地水站等相关硬件设施。

时光容易把人抛。

从北大附中的“根与芽”社团出发,与公益同行的岁月,任晓媛已经走了快十年了。

公益事业的萌芽扎根于心,在付诸于行动之后,它终将会成为具有顽强生命力的根,长成参天大树,庇荫每一口井,每一条河。

资料来源:

1.凤凰网,《90后麻省理工女科学家投身公益,为农村的水环境发声》

2.女性之声,《90后女孩任晓媛:为农村水质发声》

3.科学网,《MyH2O:为农村水质安全“发声”》

执行主编 | 张羽漫

总编辑 | 汪亦兵

顾问 | 葛继延

为您推荐